卿山棠

无人爱爱无人的一等闲人

你们好  这里是 山棠先生

lofter

来了很短的时间

一两个月左右吧

写的文字很少  但居然也会得到一些人的喜欢

关注的人来人往

没有想到 这样好的一个软件

我有一天迫不得已 也要卸载

因为种种原因

我要高考啦啦啊啊 还有一年

现在要备考了啊啊

没有办法 老福特太让人有瘾了

我要 割爱了

但我jio得我高考完了还是会回来的

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

也可以给你们带来好文章好故事好情节

把一个更好更饱满的自己 带回来

拜拜


人潮涌动,我只听到你的脚步声

“李子亦于2014年五月病逝,同年六月彭秋期自杀”


“彭秋期爱李子亦无以为期”


“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生,那个人,好像是你”


“对不起妈妈 ,我怕子亦自己一个人怕”


“数数看,我爱了你五年”


“对不起李子亦”


“彭秋期没了我也要好好活下去”


“美国有现进的医疗技术,子亦会没事的吧”


“我不想吃药了,也没什么用”


“氰化钠药店买得到吗”


进夏的时间总是漫长,忽冷忽热,忽雨忽晴,胸腔中翻滚着的不仅仅是闷热,一股一股的酸痛反复偏执碾压着莫关山的每一根神经,指尖微微颤抖,抿着唇死死盯着贴吧的内容。


还想往下滑的时候,莫关山狠狠的呼出一口气,这个贴吧结束了啊,想自己切韭菜一样,一刀下去整整齐齐毫不拖泥带水


干脆利落,完美的刽子手


慢慢,慢慢,慢慢,滚烫的泪滑落


莫名的悲伤远远比有来由的悲伤更加令人难受


酸胀的心脏来不及呼吸,又似乎被钝刀重重击打,每一次呼吸,都意外艰难,大口大口吞吐着空气,像正午被渔民打捞的鱼,在炙烤下,拼命做着无意义的挣扎


明明只是闲时搜索怎么判断自己喜欢一个男生,就忽然看到一个故事,就变成现在这样


莫关山不知道怎么办,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大反应,紧紧攥着手机,不断向前翻着,似乎这样可以把时间倒着流,可以没有那么难受的落点


本事薄凉听书人,奈何入戏太深,终究,终究

弄假成真


莫关山自己和自己较着劲,恶狠狠咬着后牙槽又咬着舌尖,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血晕着,染着 ,化着,浓浓的血腥味让莫关山终于清醒一点


伸手把泪水擦干,一看时间也快到出去打工的时间了

现在的他,急需忙碌掩盖失态以及多想急需身体的负荷解决精神上的迷茫


手扣紧把手,向上抬,前走右拐仓库,放下


一箱又一箱的货物


镇起了一层又一层的灰


两个小时前见一热情来电约赛篮球,莫关山迅速掩盖情绪骂骂咧咧拒绝

“我今天很忙,很累,不去”

总结完莫关山就把手机关机,一边庆幸今天正好是月上旬的货物进口时间,一边逼迫自己不要去想那么多事情


我为什么会那么难过,因为我也喜欢男的吗


彭秋期得多爱李子亦,就那样了结了自己


贺天和李子亦挺像的,多金有才受欢迎


如果我和贺天在一起了,单凭家世,我们都不可能……


我的债


贺天的家庭


贺天的原生环境


我的原生环境


…………

多好一个贺天啊,多差劲一个我啊

莫关山根本不敢往下想,怕越想自己越受不了


可是根本忍不住,忍不住啊

像吸毒者患了毒瘾,知道自己再吸下去死路一条,可是没有办法,忍不住,不能忍,一次又一次回想,一次又一次预想,推翻自己所想又重建自己所想,莫关山一阵一阵冒冷汗,紧紧绷紧的肌肉开始叫嚣疲惫


过了很久


艹 ,怎么又哭了


莫关山呜咽着,小小的抽泣着


幸好今天自己只要搬货,不用去收银


幸好今天自己带了口罩没有人会看见

嘿,还带了鸭舌帽,更加没有人看见


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像站在山顶大风刮过,充盈心脏的全是沉沉甸甸的悲伤,压干了自己最后的理智


我就哭一会,啊,看看时间,嗯我就哭半个钟


莫关山带着哭腔有点颤抖着说“莫关山,只可以哭半个小时喔,就只有半个小时就要下班啦,哭多了不行的,太娘们了”


身后的仓库铁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推开了一点


莫关山把仓库的货物全都整理好,又把地扫了一边,看了一下时间被自己硬生生拖晚了十分钟


莫关山觉得哭完之后自己心里没之前那么难过了,虽然自己厚着脸皮拖晚了时间,手伸进口袋刚想拿起烟来抽,但想起来是在仓库,便停下仅仅拿了一根烟叼在口中


又看了看时间,嗯,回家吧,不能让妈妈担心


一边掏出手机开机,一边摘下口罩顺带揉揉眼睛,快到仓库门口的时候忽然被强拽压到墙上,莽撞而用力的被人吻着,清凉带点辛辣的薄荷味闯了进来。对方的柔软不似从前慢慢研磨,这一次恶狠狠的撞进,用力啃咬厮磨着,莫关山闻着熟悉的气味就知道是贺天


贺天在吻我


莫关山眼泪忽然重重的落下,微微推开贺天想喘息


太过了,不行的


贺天感受到了莫关山的反抗,更加右手托着莫关山的脑袋用力的往自己身上靠,莫关山不自主的呜咽了一声,与往常软软腻腻不童儿,今天格外嘶哑,贺天温柔退出,温温柔柔把莫关山的眼泪吻掉


浓浓的薄荷味,但莫关山还是尝到了烟味


“你什么时候来的”暗哑粗糙完全不像平常的声音,莫关山被贺天搂在怀里,下巴放在贺天肩上

莫关山悄悄对自己说,就当最后的放纵了好不好,就这一次,就这一次,最后一次,拜托


“你哭着说自己只哭半个小时”贺天淡淡的回答,没有一点情绪的音调,莫关山知道这个声音适合贺天最生气和难过才会有的


心揪了一下


“见一和我说感觉你不对劲,我打你电话,你关机了,我来到店里找你,看到你哭,在仓库后面等你”


“我担心”


没有宾语,语法错误啊贺天学霸,莫关山被自己此时无厘头的想法逗笑了,看着身边的人,心情忽然好了很多


记忆先存档吧,我不那么难过了


担心什么呢,担心莫关山,担心莫关山担心什么,担心自己,担心两个人,担心未来


“莫关山,你还没有干完吗,回家吧!很晚了,小孩子快回家啊,要回家吃饭才对!还没好等等我来就好了”大妈大声问着


“我好了!马上出来!”莫关山大声的回着,声音够大大妈就不会发现自己异样


笑得够乐,就没有人会发现你的难过


一样的道理


贺天温温柔柔的说“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温柔的声音中暗涌着悲伤,莫关山忽然心又揪了一下


贺天完全不知道我的状况,没有联系到我应该很着急吧,我似乎也没有权利,让他被我判无期徒刑,也不能完全自己做主


莫关山低低的说“先回家好不好”

“好”贺天的回答里终于有了温度


“我开了车来,你在这里等我一会”


“你要去哪,车停哪里”


“有点远,你等我就好了”


说完贺天便跑去,莫关山想也不想追上去拉着贺天的手

“怎么了”


“刚刚来,堵着,停的远”


“你是跑着来的”莫关山抬头看着贺天,贺天拉着他往前走闪躲他的眼光,莫关山忽然心里的难过没了,替代的是心疼


为了自己,那么用力付出


那我是不是也要勇敢一点

哪怕是一点点一丢丢,也会改变现状吧


“贺天,我回去和你讲个故事”


“好”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因为你爱我”


“贺鸡巴天不要脸”


“嗯说得对,我只要你”


路上两人,手牵手慢慢走着,在黄黄的路灯下


两个正值青春的男孩


又有什么关系呢


世界本来就是彩色的


    

                               应该是没有完的


 

“人潮永动,我只听得到你的脚步声”


“为什么”


“他们的都踩在地上”


“而你的踩在我心上”


心方圆几里,回声都是你的










杂记

三月十二号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越发对那个叫莫关山的人感兴趣,明明一个令我极其厌恶的人,让我觉得和他待在一起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好,日子也很有趣,至少看他每次破口大骂我的时候,我都觉得他涨红的脸颊很可爱


三月十三号

我好像似乎也许大概可能真的喜欢你了

(了表完成时态,我早就了吧)


三月二十九号

心动的感觉原来是关山的炖牛肉


四月一号

小傻瓜毛毛,什么时候才可以发现我喜欢你啊


四月三号

毛毛,我不想暗地里喜欢你我想明面上喜欢你


四月七号

今天带他去高级餐厅吃饭,我原本以为他会很开心,毕竟他应该从来没有来过这些地方吧,但我没想到他反应那么过烈,手抖的厉害,直接跑出了餐厅

我看着他哭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很难过

难过到心都在战栗,难过到我想抱住他


四月二十七号

你不是空气,你是我的氧气

空气来形容你太廉价了

你是空气中的氧气

你是人群中我的你


五月三号

我遇到了你得了后天心脏病吧


五月二十号

今天的一切都很美丽,有你在下雨天都是好的


七月六号

今天和毛毛打架了,哈哈,他的腰好细啊

流血了我好心疼啊啊啊啊

不许你们欺负他,他只能我欺负


七月十五号

我能不能给你的名字加个定语啊,莫关山

你觉得“我的”这个怎么样


七月二十五号

我亲了他的喉结

脸好红,我也一样

毛毛,你知道这是求欢的意思吗


八月八号

我已经三天没有见到莫关山了

我再不回去他会很担心我


八月十号

我和毛毛睡一张床上了,他真的是我的充电器


八月三十号

他去打工了,穿工作服的样子很适合玩情趣

我拉他去看海洋博物馆了

他拎着我的书包,扔进了河里,我又把他扔进了河里

他湿身我差一点就把持不住了

希望下一次在我把持不住的时候可以不用忍着


(我还和他合照了,我的毛毛昂怎么可以那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疯掉了)


九月九号

九九谐音我们久久在一起呗


贺:情话

我心里那么黑,唯独你是亮的


我不能给你摘星星,但我可以带你看完遍天星野


我给你半夜打电话,听到你骂骂咧咧挂掉电话,我觉得挺好你还在你还活着,你不会离开我,其实我想说我想你来着,但我忍了忍,毛毛知道吗,我真的每次心里默默说我想你的时候,不是因为那个时候我想你,而是因为我想你想到不行了,一定要说出来,以便存下更多的思念啊


你是人间四月天,你是我的天,天大地大没你大


有了喜欢的人才真正体会到什么叫触景生情


怎样的美好才配的上你


我想把你的舌头当零食


我想在你身上开草莓园


那珊瑚色的小脑袋啊,成为我的搜索目标


我奇奇怪怪但却正正经经的喜欢你


妈妈真的很对不起,你要我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可我已经隐瞒我喜欢的男孩二百零一十二天五十秒我喜欢他这个事情了


见到你就像吻住你骂骂咧咧的嘴


大家都以为月亮因为太阳而活

却不知道没了月亮太阳没有意义


静静看着你才知道为什么君王为何不早朝


思念下饭最难,用你下饭最易


有了你生命才显得弥珍贵


对你有欲望是先有情欲


惊蛰是春天向世界表白的日子,今天是我向你表白的日子


你适合在昏昏暗暗的雨夜里抱着入眠


我觉得你穿我的衣服最好看


(十分抱歉更文很晚,因为学业繁忙这可以现在更文,十九天我没有完整的看完,很多情节我都没有看完,所以原谅我的排版以及文章错误)

(我向宇宙……,相思无不通……,我想在你身上开草莓园……,我想把你的舌头当零食

都是引用别人的)

其他原创,谢谢你们的喜欢,感恩,晚安








(一)

春天的雨总爱缠绵云,鼓点的雷声,相和着水溅起又落下的乱码。摇曳的风牵着桃花的香,牵引着少年最干净暖烘的情意……

莫关山看着课室外新嫩的绿开始慢慢占据领地,阳光从叶片中筛下,折合,慢慢淡去,春天的阳光温温的,像什么呢

思索半天,不知不觉眉头又皱起,拧着似一把好看的锁,珊瑚暗红的发又过长了,散碎不漫的落在额前,认真的发起呆,思索这个小问题

像什么呢

到底像什么呢

这样温熨心中每一个皱褶,这样灌入心中

一切都刚刚好

“像上次贺天那个吻吗,温温柔柔 ,细细腻腻,每一次的辗转起合,都嵌入心里”

脸不知不觉烫了起来,莫关山悄悄的告诉自己,我就想这样一次,回味一次,就一次,不会被别人发现的

像小时候将钱攒下来,极其神圣的糖果,一颗留了好久,吃的那一天,每一个细胞都在虔诚祈祷

一如上次的吻

阳光渐渐暗下去,乌云缠食着天,天气里最后一份干热都被水汽吃掉了,天气迎合莫关山的心情

莫关山烦躁的哀嚎呜咽一声,在谴责自己在想什么,又焦虑为什么贺天还没回学校

这样包裹思念的谴责,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贺天从教室后门进来,看到莫关山又支起头发呆,两个小旋儿的脑袋,老人家说是聪明的人,可是他家的莫关山为什么就那么不敏感呢

无论对于学习,还是对于自己

雨开始下了起来,天黑的更浓了,化不开的黑凝聚了一次一次的雷声,雷声指挥着天地,水沉浸了这个世界

贺天走上慢慢的搂上了莫关山,俯下身另一只手撑在莫关山的椅子上,完完整整的把莫关山拘禁在自己的怀里,莫关山闻着贺天身上的味道,被贺天搂在怀里,很温暖很有安全感,很令人眷念,但还是欲作势挣开

窗外的风又起了,温度骤降,现有两颗热烈的心跃动着

贺天用力把莫关山搂在怀里,“毛毛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声音略显喑哑低沉,刚刚被烟磨过的声带,夹杂着疲惫与劳累

闻着似有似无的烟味,略略又皱起了眉头

“少抽点烟,你看看你声音”

贺天将头埋在莫关山的肩窝里,这几天家庭的纠缠磨尽了他的力气,此时此刻的莫关山就是最好的充电器

贺天又问了一次“知道今儿什么日子嘛”

莫关山听着贺天闷闷的声音,觉得他很累,心又刺刺的疼

“不知道,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吗”

贺天听着莫关山疑惑软软的声音,整个人都甜起来了

“今天是惊蛰,春天向世界的告白”

说完偏头轻轻地亲了亲莫关山的右脸颊

“今天也是我向你的告白,我的毛毛”

贺天直接愣住,完全没有回应。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很久,安静到仅仅听得见莫管山房间里的嘀嗒的钟声

贺天不知道说些什么,直接翻身双手肘撑在莫关山耳旁,用力带着侵略性的吻上了莫关山的,贺天不断撕咬着莫关山的唇瓣,莫关山被惊醒,双眼慢慢睁开觉得被人压着,被人亲着,那个人好像是贺天,可是好像在梦里,莫关山开始挣扎,想推开贺天,抵在贺天的胸膛,咬紧了牙关,意识还在混沌的莫关山又呆又萌,反应力气比以前差多了。贺天轻笑将莫关山乱动的小手攥在手里反压到莫关山的头顶,被攥到生疼的莫关山完全清醒,直接破口大骂“贺鸡巴天你在干什么!给老子死开!艹,滚!”莫关山直接上腿想挣开贺天的束缚,贺天看着莫关山一直骂骂咧咧,全身都开始粉嫩,贺天什么也不说,也没有继续去吻莫关山,只是一直用力扼住莫关山的挣扎,莫关山骂着骂着声音就弱下来了,贺天一直在看着自己,和以前都不一样,以前怕吓到莫关山眼神中强压去的爱意与热烈,可是今天晚上贺天的眼神太灼热了,太压迫了,莫关山放弃了挣扎,低低的说“贺天让我起来,我要去喝水”贺天放开了攥紧莫关山的手,“我去给你倒,别动外面冷”沙哑的声音是以前没有的,莫关山看着贺天赤着脚下床,还是一件单衣,莫关山脸上还是热辣辣的,贺天刚刚在亲着自己,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总觉得这一次和其他时候,都不太一样

贺天端着玻璃杯回来了,还没进房门,吧嗒吧嗒的脚步声让莫关山心脏骤缩,裹紧了被子,贺天看着莫关山陷在被窝里,心中的某一处就那么突然的被填满了,贺天哑着嗓子说“毛毛起来了,喝水了”莫关山起身接过一点点嗦起了水来,抬头看着贺天与黑暗混在一起,莫关山有一种直觉——贺天哭了

莫关山更加紧张了,刚准备下床好好看清贺天怎么了,却被贺天猛地推回被窝里,右手却护着莫关山的后脑,莫关山不敢推开贺天,贺天头埋到莫关山的肩窝里,“还渴不渴”莫关山“不渴了”莫关山直接感受到衣领处湿了,贺天声音有点颤“我渴了,我的毛毛”便又覆上了莫关山的唇。和刚刚侵夺性不一样,这一次很轻柔,很慢,慢慢的碾着毛毛的柔软,轻轻的探入深处,寻找最适合的契合,莫关山看着贺天动情入迷的索吻,脑袋里整个炸开,身体也酥软下来。贺天揽着莫关山的腰,右手更加压住毛毛的后脑勺,毛毛游丝般的喘息声泄露,贺天才缓缓退出,未断的口水拉成线,莫关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起伏的胸膛,衣领被扯开一大截,贺天又吻上了莫管上的颈肩处,细细密密的吻不断刺激着莫关山的意识,身体完全软下来,眼中也蓄着泪水,“贺天~,不要了,你起开,你起开听到没有”贺天揉揉莫关山的脑袋,手插入莫关山的头发里,又去啃咬毛毛的唇,莫关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却开始一点点回应贺天的吻,莫关山一点技巧都没有,但稚嫩生疏的回吻让贺天愣住

好久好久

“贺天你为什么哭”

“毛毛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

“你刚刚说梦话,说喜欢我”

“你没想过我是口误吗”

“即使口误,我都开心到爆炸”

“我爱你,毛毛”

“贺天…我…呜嗯”



标签: 原创


我真的 真的 真的 喜欢你到爆炸了

贺天和莫关山的小日常    two


莫关山有个小怪癖,是贺天新年和莫关山挤挤睡那个晚上发现的……

那晚

莫关山死死守着房门,贺天穿着莫关山的睡衣,手随意搭在门框上,笑着说“毛毛,你不让我进去,你觉得咱妈会怎么说,你要么乖乖让我进去睡觉,要么我去给阿姨撒个娇,我再舒舒服服的进去睡,你觉得哪个选择比较好呢,我的毛毛”莫关山抬头狠狠瞪着贺天,手还是仅仅扣着门框,气鼓鼓的说“咱妈个皮,是我妈 叫爸爸,不叫爸爸不给你进”贺天压低了身子,细细柔柔的唤着“爸爸 爸爸 莫爸爸可以让我进去睡觉了么 拜托拜托 外面好冷啊”看着贺天就穿着单衣站在外面,温柔至极的声音让莫关山放松了警惕,却也还是奶凶奶凶的说“不许乱搞老子房间,要睡好好睡,不舒服给我憋着,贫民窟的房间比不上你大少爷的”说着侧身让贺天进去,贺天用力揽着莫关山的腰顺带进房间,笑得越发猖狂“怎么,毛毛还害羞了?你的房间我又不是没来过,你的床我又不是没睡过,你这个人……”莫关山支起通红通红的小耳朵,抬头怒视贺天,却也藏不住自己的害羞和期待

莫关山一把推开了贺天,“滚远点,被褥在衣柜自己打地铺,不要和我睡一张床上,艹”“你怎么舍得呢毛毛,我那样会很不舒服的”莫关山不理他,拉开椅子自己看起视屏来,过了一会,莫关山看着看着视频觉得不太对劲,既没有贺天的撒娇骚扰捣怪,又没有贺天的行动入侵,一阵失落,想着自己是不是太凶了,起来走出去却差点和妈妈撞个满怀,妈妈急急进来说“关山啊,你看贺天这么乖,即使自己有腰伤,也不想睡你的床让你不舒服,你看看啊,你要有贺天这么乖,你就和贺天睡一个晚上嘛,两个男生有什么好计较的,贺天你会介意吗”“莫妈妈我当然不介意啊,毛毛你呢”莫关山看到妈妈忙里忙外,不知道贺天又在妈妈那里胡说八道了什么,心里暗想“不该是问我介不介意?贺天这个人给我妈灌了什么迷魂汤”不情不愿的答应了,贺天站到莫关山身边“你睡里面还是我睡外面”莫关山手暗地掐了贺天一把“这两个选项不是一样?艹,我睡里面,你今天晚上为我老实一点,不然老子把你踢下床睡,听到没有!”贺天倒吸一口冷气,“斯……你也真舍得,好好好我一定老实睡觉”莫关山不耐烦推开他“烦死你了”莫妈妈帮他们铺好了被子,轻柔的说“晚安哦关山,早点睡别和贺天玩太晚呢”贺天笑着答应着,莫关山焉巴巴着说“好好好,妈妈晚安,知道了”门嘎吱关上,贺天便上前去锁好门,莫关山看着他“你干嘛锁门”“有安全感一点”贺天淡淡着回答着,莫关山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回答,愣了一下,贺天过来揽着他翻身还是他头埋到莫关山颈窝里,闷声闷气的说“让我靠一会好吗”莫关山看着贺天忽然那么难过苍凉,心中忽然被狠狠攥紧,发狠的心疼,双手轻轻拍着贺天的背,想着贺天这些年来的春节是不是都是自己一个人过,从小到大是不是都没有和妈妈这样说过晚安,是不是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下来

忽然紧紧抱住贺天,眼眶悄悄显红,鼻尖微酸,贺天起来直视莫关山,得意的说“心疼我啊,毛毛”莫关山觉得让贺天好好睡一觉似乎效果会好一点推搡他“去睡觉昂”贺天低头看了看手机“才十一点唉,还没到十二点我们不用守着点过年嘛”“明年再守行不行,你怎么屁事这么多,今年好好睡一觉行不行”贺天心中暗想“毛毛是打算来年还和我去过年嘛哈哈,毛毛真可爱”

莫关山缩进被窝里,“你一个被窝我一个被窝,你不要抢我被子老实一点听到没有”“知道了,知道你困了,快点睡吧好不好”贺天看着莫关山面墙壁,紧紧裹着被子,一副安全感缺失的样子,贺天支起脑袋看着莫关山小脑袋,呆愣愣看着莫关山,看着他的颈,想着亲吻上去是怎么样的触感,想了想,为什么要想呢,行动不就好了嘛,贺天起身看着莫关山的睡颜,本来莫关山心中紧张激动,但听着贺天缓缓的呼吸声,心中居然踏实了很多很多,不知不觉便睡着了,贺天轻轻摆正了莫关山,莫关山手不自觉圈住贺天,贺天又惊又喜,蹑手蹑脚的钻进莫关山的被窝,贺天体温比莫关山高一些,莫关山老老实实呆在贺天的怀中,不经意的蹭一蹭,贺天看着睡梦中那么乖巧的莫关山心中只有惋惜没有早点来蹭睡,不然多少豆腐可以提前吃啊

贺天手让莫关山枕着,轻轻吻着莫关山的眉梢,莫关山不舒服的又蹭了蹭“冷~”,贺天强忍着笑意,用力把莫关山抱住怀里,把被子紧紧靠着莫关山“还冷不冷毛毛”“不那么冷了唉”莫关山奶声奶气得回答道,贺天笑意更深了,没想到毛毛居然回答了“毛毛,有没有自己偷偷哭过”莫关山愣了愣,可怜巴巴的往他怀里钻“有,很难过惹”贺天心疼着用力揽着莫关山“那毛毛喜不喜欢贺天啊”莫关山又往被窝里钻了,想了很久,又悄悄钻出来,靠着贺天胸膛

“喜欢,我很喜欢”


   (未完待续困了睡了晚安安惹)






标签: 原创


我向宇宙发送了我喜欢你的脑电波,请你接受

贺天与莫关山的小“日”常~

(一)关于学校

莫关山的位子在学校总是在最后一排,毕竟是老师眼中的坏学生,最后一排才可以彰显他是校霸的形象。对于莫关山来说坐那里都一样,只要不打扰他睡觉都是没有什么所谓的,但是那一天,莫关山在那次时间后总喜欢坐在窗边

莫关山难得没有睡觉,珊瑚色的小脑袋摊在桌面上,头枕着右手,左手变无意识的指尖敲打着节奏。窗外的阳光趁着没拉好的窗帘留得缝隙,一点点洒在莫关山身上。莫关山不怕阳光刺眼反而从小觉得这样很温暖,在阳光下休息很让人放松。莫关山看着溶于阳光的莫关山,珊瑚色红发淡淡反射着阳光,贺天心中某根弦被扯动,声音弘鸣在胸膛。突然,贺天边从侧面路过,手飞快的揉搓着莫关山的脑袋趁机又向他那边压去 莫关山眉头一皱一脸不爽的骂道“贺几把天!!你她妈脑袋被门挤了是吧!”贺天略微勾起唇角,眼里都是莫关山微微发红的耳郭以及恶狠狠的傲娇面, 强制忍住心中想侵犯的恶魔 ,贺天身子俯得更低了,指尖柔柔缠着毛毛的发梢,莫关山的绯红更深了 贺天没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

“毛毛你看我抓住了什么”说着一只手往虚无的空气中探去

“几把你脑子真的被门夹了 阳光?空气?”莫关山气到腮帮子微鼓,这么好的气氛结果身上人不知趣

“毛毛 我抓住了你啊 你就是我的光啊”贺天故意压低的嗓音染上了淡淡的情欲

莫关山一听整个脸颊都一片红晕,开始躲闪推搡贺天 ,又暗中吞了一口口水

终究还是忍不住啊 贺天暗想 如果在家就好办了

那个还在颤抖的声音 是“我爱莫关山啊”

无论在哪里

无论什么时候

无论你在干什么 我们身处何地

我都喜欢着你用力的喜欢着你

人生没认识你之前

眼睛不是眼睛 只是一个世界的反光镜

认识你之后眼睛才被上帝之后第二次被赋予真正的意义

那就是用来好好看着你

从年少青丝到末端白绸

是你真的足矣

(二)关于厨房

对于厨房一直是莫关山的领地,贺天一般都是可以在门口守着。用莫关山的话来说“你敢给老子踏进来一步老子把你JJ给你割掉”因为在无数次贺天撒娇卖萌说好话把他放进来就会有惨剧。

莫关山看完哔哩哔哩的做饭视屏一个up主的牛肉新做法吸引了他,估摸着贺天还没回来想着他最近表现还是挺美丽的表现便决定好好犒劳一下他。在厨房拿出一切配料便开始劳动了,一直在研究怎么切好牛肉的毛毛并没有注意到贺天回来了。贺天进门看见毛毛的手机摆在鞋柜上播着视屏却没有。贺天拿起手机暂停了视屏看到是标题“牛肉怎么新吃法?抓住男朋友的胃这一吃法”贺天不由自主笑到两眼放光,轻轻脱下皮鞋拿下外套,蹑手蹑脚的往厨房走去,毛毛背对着他带着围巾,挽起的手臂线条分明,贺天走去站在他身后就这样看着,看着莫关山切完放下刀便立马用力的抱住了莫关山,莫关山跌入熟悉温暖的胸膛中有点意外又有点气骂道“他妈你走路没声音的?老子不是说了厨房不给进?她妈出去!老子做饭要聚精会神动不动!聚精会神昂!艹!”贺天伸出舌头亲舔毛毛耳垂

“毛毛 ,要做牛肉新做法给我吃?”

“才不是!老子乐意自己吃不给啊!前一段时间被你折磨老子不可以补补?”

“毛毛看了特意搜了B站的美食视屏?想抓住男朋友的胃?”

莫关山愣了一下,忽然想起自己手机,又忽然想起视屏标题“艹!那个up主骚关老子屁事!”但却又咽了口口水

咽口水说明毛毛害羞了此时此刻想贺天闭嘴

以往贺天也就笑笑蹭蹭莫关山颈肩也就过去了

但今天贺天把持不住了,在暖黄色灯光下毛毛的皮肤格外有人,挣扎撩起的腰身没了前段时间的印记,白白嫩嫩的,似乎在邀请贺天去标记

贺天抱着莫关山转身抵放到处理台上莫,膝盖撑开莫关山的双腿,双手撑在毛毛头顶的橱柜,压迫感极强,温柔中却欲气浓郁的说

“毛毛会聚精会神的做饭,却不好好享受每一次老公的聚精 毛毛我该怎么惩罚你呢~但是看在你今天那个乖的份上,老公我,今晚温柔一点好不好?帮我把领带解了好不好 宝贝”

最后一声宝贝细绵悠长,勾住了毛毛的魂魄,莫关山刚想伸手解领带,但又退回去,还没开口,贺天便温温和和的笑着呢喃“没事儿 不脏 帮我解开毛毛”莫关山低着头去接开领带,开始疯狂蔓延的粉红,意识开始混沌,莫关山忘记自己上一次在某人怀中恶狠狠的说到“老子以后再被你色骗老子不是人!”那一次贺天也是像今天这样,西装革履,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声音一点点诱惑莫关山,最后莫关山直接被吃干抹净。贺天在他颈处轻轻喘息着,双手探入围裙下,带微茧的指腹摩挲着那嫩滑的背,一路吻到毛毛嘴唇却迟迟不探入深处,仅仅在莫关山唇边舔舐轻咬,莫关山按耐不住,手揽住贺天的腰,两个人贴合的更近了,贺天看到毛毛主动上门,便抛去外壳,开始四处劫掠,一点点纠缠,一点点呻吟从莫关山口里逃逸。

贺天退出,看着大口喘气的莫关山,莫关山意识才逐渐回复,可是又不知道什么,手扣着处理台,深深地低着头。贺天笑着揉揉头,抱住他讲莫关山搂在怀里

“毛毛 以后你的舌头就是我的零食好不好”





标签: 原创


相思无不通之地,春色无不到之乡

乌泱泱的天压下来,偶尔几声雷鸣刺耳,大片碎片状的雨坠下,莫关山手拉着挂吊,随着公交车的摇晃摆动着,挑挑眉,抬起眼,沾满了雨水的车窗折射着车外的霓虹灯与街灯,周遭的人们眉梢都带着欣喜,嘈嘈杂杂的人声混着雨声,充斥着莫关山的耳朵,呆呆着看着车窗外的景物,即使到了车站,大批大批的人压挤着他过,莫关山也还是没有反应。

车窗外,是哪个海洋馆

而贺天,一年没回来了

没有人知道贺天去哪里了,贺天的书依旧在他的桌肚里,贺天的粉丝贴吧也依旧还在,总有听闻传说上楼寻找贺天的学妹,老师们也常在闲时谈论这个成绩优秀的好学生……

很多人都记得贺天,莫关山嘴上不承认,但事实上却是最想他的

一年里,没有贺天的存在,莫关山觉得心闷疼

但还要扯开嘴角笑

因为贺天走了,见一和展正希总是会来找他,什么都要带着莫关山,即使莫关山去打工,他们也时常跟着,尽量代替贺天充满莫关山的生活

莫关山都知道他们的好,他们的目的,所以总是笑着骂着,吊儿郎当,摆出毫不在意的样子

只是,没有人跟他讲骚话了,没有人强迫他做牛肉了,也没有人拖累他做卫生了,没有人烦他了,没有人傻不拉几的拉他去关门的海洋馆了,没有人抱住他了,没有人打他了,没有人拌嘴了……

也没有人喜欢了。

莫关山一开始觉得迷茫不适应,没有了贺天在,心里感觉十分不安全,觉得随时都会坠入黑暗,一天下来,几句话都讲不下来。过了一段时间,觉得自己这样引人担心,自己也浑浑噩噩,搞的自己多里不开贺天似的,便回复正常,打打闹闹,校霸又做实了位子,上课睡觉,下课打架,那一段时间,莫关山身上的戾气更重了。再后来,看着妈妈又一次因莫关山打架被叫到学校,妈妈哭着求校方不要让莫关山退学,莫关山红着眼看着妈妈的动作,莫关山便决定做一个好孩子了。不再打架,学会隐忍,认认真真上课,踏踏实实打工。但也没有人知道,那时候每天晚上莫关山抱着贺天送的三明治抱枕,哭的有多么难过。

雨下的更大了,起风了,天更冷了

莫关山慢慢下车,往家里走去

忽然让莫关山想起蛇立的一句话

“贺天走之前告诫我不许动你,所以你看你现在可以做一个好孩子”

莫干山抿着嘴唇,眼眶泛红,感觉自己急需要空气,胸闷的不行,一切都很难,大脑也一片空白,为什么,一个都离开了的人了,为什么还要仗着自己厉害以别的方式活在自己的生活中,为什么不走的干净彻底一点

莫关山被雨淋着,雨水划过脸颊顺着颈部留下,鞋子溅起的水花湿了裤脚,旁边车呼啸而过,莫关山左边一下子被浸湿透了,湿答答的脏水混着泪水,莫关山觉得委屈,愤怒,但却又无能为力

对于贺天的离去

莫关山真的无能为力

莫关山攥紧了拳头,“贺天,老子讨厌你,艹”

莫关山垂下头,手被攥着生疼,眼睛也哭的干涩

“贺天,我好想你”




标签: 原创